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中金心水 > 正文

戛纳独家专访④|魏书钧:第三次进戛纳,写剧本只花了10天

时间:2021-07-16 18:17:17 来源:本站 阅读:4363661次

文/空山

导演魏书钧告诉制片人:“这个剧本我没有热情弄了。”

那是剧组入驻永安镇筹备的第17天,四十天的筹备期已近半,敲定的演员即将进组,美术、道具、服装已经做好了布置。

整个片场按部就班,没人知道导演和编剧要推翻重来。

出品方工厂大门影业制片人黄旭峰接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平静地回复魏书钧:“你想好了就行。”

“然后我又想了一天,我说我觉得能弄,然后他就说行,那就弄吧。”

重写剧本、剧组开会、打电话、解约、道歉、重定演员……

2020年12月,剧组以全新的演员阵容、全新的剧本,在原定时间、原定地点开了机。

图片

杀青4个月后,这部经历过重大变动的《永安镇故事集》入围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

这是魏书钧的作品第三次进入戛纳。此前他执导的《延边少年》(短片特别提及奖)、《野马分鬃》分别入围了第71届和第73届戛纳电影节。对于一个90后导演来说,这着实是个不小的成就。

凤凰网娱乐Ifeng电影独家专访导演魏书钧,聊了聊电影离奇的经历。

图片

影片的诞生,像一个精彩的故事,电影本身讲述的也是一个剧组在永安镇筹备新片的故事。

开场是一个黑夜,导演和编剧乘车来到永安镇,他们将在这拍摄一部新片,“为了华语电影”,充满雄心壮志。

影片分为三个章节,回目使用了三个电影名:独自等待、看上去很美、冥王星时刻。

一个小镇饭店的老板娘,被这个新鲜的剧组撩拨了心弦,在枯燥的冬季寻找一点生活的乐趣。

一个寻求转型的女明星,回到家乡小镇拍戏,她以真情对待旧友,却被利用、窥探、排斥。

导演和编剧出现创作分歧,剑拔弩张,制片人请来的流量明星,被导演拒绝,开拍在即,剧本还没写完……

一众青年导演在其中亮相,关于演员、剧本、电影行业、影评人,无数令人会心一笑的段落。

所有的观众和从业者,大概都能从影片中感受到乐趣,甚至看到自己。

图片

图片

10天写完剧本

20天内召集全部新演员

Ifeng电影:原来计划要拍的是什么?

魏书钧:是编剧康春雷(在片中也饰演编剧)自己写的一个剧本,四段式,完全是另外一个故事,有年代感的那种,90年代末,有一段也是讲老板娘想离开小镇。

Ifeng电影:最开始为什么对这个剧本感兴趣?

魏书钧:文学性很好,很有文采。而且跟我写的剧本风格很不一样,差异比较大,所以我很想去试试。

Ifeng电影:当时想更换剧本的时候,有没有别的故事、别的方案?

魏书钧:没有,就这一个。

Ifeng电影:跟制片人黄旭峰说的时候,他没崩溃吗?

魏书钧:他就是特别平静,但是他就说你想好了吗。因为我预想他会说行或者不行,都可以理解。既然这么问我,我就再想一想,想了一天告诉他,他还挺支持的,我们弄吧。

Ifeng电影:整件事是怎么跟剧组成员解释的?

魏书钧:我把他们叫在一起,把新的剧本给他们,所有的主创、负责人,一人读一自然段,我什么也没说,就是大家开始读。

新剧本也有老故事的人,一些戏中戏的部分,也有很新的东西,他们读完了基本也明白了是怎么个变化,让我再说。

我说咱现在弄这个,尤其是美术组还有casting,你们的工作要重来。美术组一部分还能做道具,casting要重新选角,跟人家一一解释。

索性不用换地方,之前的场地能够支撑。所以当时大家还好,因为我也很兴奋。

Ifeng电影:新剧本写了多久?

魏书钧:第一稿3天,第二稿7天。没有什么时间了,只能快一点。

Ifeng电影:拍摄花了多久?

魏书钧:筹备二十多天,拍摄39天。

Ifeng电影:找新演员的过程是怎样的?

魏书钧:杨子姗老师我们是视频聊的。第二章里,一个女明星回到家乡拍戏,遇到了小时候的朋友们。杨子姗也很早出名,看完认同感挺强的

我是在一个车上跟她视频的,就聊了一次,她时间也刚好合适,就这样定了。

图片

杨子姗饰演一位女明星

黄米依老师试过前面剧本里的一个角色,现在这个觉得她一是年龄合适,二是湖南人,能说方言,就这样定了。

图片

黄米依饰演饭店老板娘

杨瑾导演、梁鸣导演,是因为先认识的演员王佳佳(与杨瑾合作《巴铁女孩》,与梁鸣合作《日光之下》),所以我看到了杨瑾导演的资料,我觉得他的形象挺合适这个角色的。

杨导说那有兴趣,但不确保能给你演好。我看了试戏片段觉得挺好,所以就邀请他来。

老板娘的老公,三十岁左右的,所以想到导演梁鸣,他之前也是演员。我们在海南电影节见过面,跟他说这事,他也很爽快。然后就开始想,能不能多找几个导演一块来玩一下

Ifeng电影:杨平道饰演剧组拍纪录片的,现实中他就是个纪录片导演。

魏书钧:对,一是杨平道导演懂拍纪录片。另外,《裂流》里面他演了一个有意思的导演角色,我看到那个觉得他就挺合适的。

Ifeng电影:这些导演是全程跟组,还是拍完自己那段就走了?

魏书钧:不一样,看角色的需求,我们跟组时间最长的是宋川导演,从第一天跟到最后。但有的是拍完自己的戏就撤了。

Ifeng电影:比如耿军,就一场戏。

魏书钧:对,耿军导演拍完就撤了,前后待了两三天。

图片

团队为翟义祥导演定妆,他在片中饰演美术组长

图片

没对“元电影”情有独钟

人家说我也不算迷影

Ifeng电影:片中呈现的一些情节,比如制片人和导演争论、导演和编剧吵架、导演请教影评人……哪些是你的经历?

魏书钧:我倒没经历这些。

但你能想象到,因为他们在一种权力关系里,然后在一种很极端的角色里,他们就是这样的,甚至可能更夸张,对我可能是挺间接的影响吧,平常这儿听一下,那儿看一点。

具体我自己的经历,还真没有。包括大峰(黄旭峰)也演一个制片人,但那个制片跟导演的沟通方式就不是我们的,我们挺peace。

图片

片中大吵一架之后的导演和编剧

Ifeng电影:《野马分鬃》和《永安镇故事集》都有“元电影”的概念,这个概念吸引你的地方在哪,接下来的作品还会延续这个主题吗?

魏书钧:接下来作品没有。

然后《永安镇故事集》关于电影创作这块,其实主要是第三章,前面的两段,剧组筹备只是一个背景,主要还是讲两个女性。所以我倒没对这个格外情有独钟。

第三章,我有那种经验,就是创作上的困境、瓶颈,感同身受的多一些。

Ifeng电影:我也看到一些迷影的元素,比如第二章,说女明星被拉到了饭局,有一个人突然间模仿了大段的“安红,我想你”。第三章,和影评人在船上的交流,是不是提到了《邪不压正》?

魏书钧:没有提到,但是那个影评人说,“有人说我们是太监”。

Ifeng电影:对,第一章,剧组有人说老板娘像金敏喜,这段的章节名称《独自等待》正好让人想到金敏喜的……

魏书钧:《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就是创作时候写到了,正好我知道这个演员。

昨天还在跟一个记者朋友聊,他们给我定性了,说你不是迷影,你甚至不是影迷。他们定义迷影群体是说,你对喜欢的导演、作品到了近乎个人崇拜的感觉,很了解他的所有事情,我还真没有。

我就是喜欢谁,就多看看谁的片子,也没有标记豆瓣的习惯。

他们迷影群体好多是初中就开始看电影,我从2016年才开始看艺术电影,第一次看《罗塞塔》还睡着了呢,所以我没有在那样一个氛围里面长大。

但是我现在喜欢的,或者为数不多我知道的这些演员也好、导演也好,有时候我就写进去了,正好这些元素大家可能觉得有趣吧。

迷影,还不够格,对,就跟你喜欢北京国安似的,你还不是御林军,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球迷。

Ifeng电影:导演穿的这个球服?

魏书钧:国安,北京国安。

图片

图片

人会一直寻找理想世界

我的创作前提是写实

Ifeng电影:电影里面,编剧和导演一直在争论,他们的女主角到底是因为女性意识觉醒而走出小镇,还是为了钱出去。影片第一章讲的就是老板娘好像要离开小镇,你怎么看?

魏书钧:第一章里的女性,我觉得她是对无聊的生活感到疲惫和厌倦了,所以她对北方来的、一群拍电影的人感兴趣,是一种对有趣生活的向往,和钱没什么关系。

Ifeng电影:和女性意识觉醒也没关系?

魏书钧:没那么强的关系,有一点吧。她主动去接触剧组,主动送点水果,主动试衣服,还是有一点吧。如果还处在传统观念里,她就会觉得这不合时宜,自己就把这种想法阉割掉了。

图片

Ifeng电影:很多导演都会拍一个想要出走的女性,不管华语电影还是其他国家电影,为什么会有这种共性,你们为什么会选择设计这样一个形象?

魏书钧:人在时间、空间里,不就是走来走去吗?并不是说女性才会有,文学史上这种走来走去的太多了。

因为柏拉图之后的观念就是说,理想世界在彼岸,我们要改造现实世界。那理想世界在哪?我们就要向往它,总有一个目标。

Ifeng电影:你作品的风格是有黑色幽默和很强的现实荒诞感,可以这样说吗?

魏书钧:可以,大家都可以的,这是观看者的自由。我自己评价自己有点不恰当,你作为一个主体,怎么能跳出来绝对去看待一个作品的风格呢?

只不过会有一些创作前提,比如写实的基础

写实就是你对生活的观察,一个具体的时间、空间里的逻辑是不是令人信服。无论它是现实主义的,还是科幻片,都要写实,一种戏剧真实,要让人相信。

Ifeng电影:你平时是怎样观察生活的,因为你的电影里充满了让人会心一笑的、看起来非常真实的细节。

魏书钧:有朋友说,或者是看新闻,或者身边的事,都有。肯定不是有一天说今天9点到10点我要观察生活,坐在街上,肯定不是这样吧。

图片

车窗上的两滴泪

仿佛被电影之神眷顾

Ifeng电影:你怎么看现场拍摄和后期剪辑两个环节?

魏书钧:我的经验是,拍的时候预留一些剪接的想法,但也不是要百分之百实现,实际剪的时候再看。但如果拍得不好,我觉得很难通过剪接去改好。

所以我是“电影诞生在现场”这种保守的人。

Ifeng电影:拍电影这个事能让你多快乐?

魏书钧:看电影都会快乐,别说拍电影了,挺快乐的。而且是一群人一起,一大段时间的工作体验。如果大家都是想好好创作,想弄东西的话,这个过程很不错。

图片

Ifeng电影:会为拍出一个好段落而产生击掌欢呼的冲动吗?

魏书钧:会的,但是它的频率是有限的

比如说杨子姗老师最后那个镜头,挺难的,她在汽车玻璃窗上画一个眼睛,画完眼角正好有一滴水流下来。等她下了车,车门关上,这个眼睛又流了第二滴泪。

Ifeng电影:我看的时候就好奇,这有没有特效?

魏书钧:没有。我们得控制,拍了二十多条,每次在底下准备雾气,加湿车窗。而且车里面人不能多,不能少,不然温度不好控制。(雾气)如果很薄的话就流不下来,很厚的话,车一动,就一堆水痕。

这个眼睛还不能提前流泪,必须等她画完,手起开了以后,再流下眼泪。

然后车开门动,正好要停到完全准的一个点,因为它有一个光斑,类似于眼睛的瞳孔,位置非常难找,所以我们布置了几个光斑,看能赶上哪一个。

然后她下车,这个车门关上,机器要再往前动,然后我们那条正好赶上又有一滴眼泪掉下来。那个就会有点觉得……就跟受到了电影之神的眷顾一样。

拍电影不是说你有什么想法,它就百分之百能实现出来的。拍电影就是一个很励志的过程,你在期待这种moment,挺好的。

图片

图片

不要对观众有差别心,玩豆瓣很开心

Ifeng电影:有没有对这片受众做过想象?可能影迷了解这些参演的导演,知道他们谈论的话题,趣味会更足,普通观众可能没办法全部接收到。

魏书钧:你看,这就是有差别心,你把观众分为普通观众和不普通观众,我觉得不能那样想。

当然要考虑观众了,但是不能把观众划分出来。首先你主观臆断也不一定是准确的,它也不是一个有考量的东西。

另外,从我的角度来讲,导演在讲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们没有把形而上的东西全铺特别满,还会拽回来,还有世俗的、现实的部分

如果只是两个非常纯粹的知识分子在讨论,就有点无聊了。但《永安镇故事集》有一些下来的东西,运动、听歌、跳舞、喝酒、划船,这些很通俗的元素可能会把它混合得更有趣一点。

Ifeng电影:最近刚注册了豆瓣?

魏书钧:对,我觉得好玩。我原来就是用它找海报,找主创用,没正经玩过。现在我就把它当朋友圈,涨了75个粉丝。

Ifeng电影:开心吗?

魏书钧:开心,好玩,但我还不知道怎么玩,昨天我请教两位记者,他们就说,你这没有可参考的对象,说人家都不是这么玩的,你这个属于“搅局”的那种。

Ifeng电影:豆瓣可以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魏书钧:我就喜欢瞎翻一些东西,我也不聊电影。因为其实真的想表达的,我觉得要很准确,要深思熟虑,要想清楚把它拍到电影里面,要妙,让那个能接收信号的人接收到

但平常说话的时候,我觉得不要老聊那些高屋建瓴的事。

Ifeng电影:那《野马分鬃》大家什么时候能看到?

魏书钧:我负责任地说,快跟大家见面了。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摘要:无性婚姻网 ,无形资产摊销年限 ,无懈可击之美女如云 ,无懈可击之高手如林
顶一下
踩一下
TAGS标签:无性婚姻网 ,无形资产摊销年限 ,无懈可击之美女如云 ,无懈可击之高手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