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中金心水 > 正文

戛纳独家专访⑥|评委豪丝娜:从未经历过?这么和谐民主的评审团

时间:2021-07-17 10:28:06 来源:本站 阅读:4363750次

文/顾草草

戛纳电影节和电影人之间有一种默契和忠诚。戛纳永远致力于发掘和支持青年电影人,而在戛纳成名的电影人则会一次又一次带着优秀的作品反哺戛纳。

而每一人,都有参与电影艺术讨论的资格——不仅竞赛是一种讨论,选片策展是一种讨论,撰写评论是一种讨论,评议电影更是最重要的一种讨论。

曾经入围过主竞赛的导演,被选为国际评审团的成员决定奖项归属,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

凤凰网娱乐Ifeng电影在海滨大道上的Majestic酒店里独家专访了今年国际评审团的成员之一,奥地利女导演杰茜卡·豪丝娜

图片

2001年她作品《任性天使》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2014年她关于德国文豪克莱斯特的影片《疯狂的爱》成为“一种关注”单元的开幕片。

而2019年,她凭借首部英语作品《小小乔》首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而今年,她作为九位国际评审之一重返戛纳,即将决定金棕榈大奖的归属。

图片

戛纳是世界上最好的电影节

Ifeng电影:在你的从影生涯之初,戛纳就对你抛出了橄榄枝。你的多部作品都在“一种关注”单元备受好评。2019年,你的电影《小小乔》进入了主竞赛单元。而今年,你又成为了主竞赛国际评审团的一员。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一次又一次回到戛纳是怎样的心情?

杰西卡·豪斯娜:我非常高兴,也非常感恩。我和其他许多朋友、记者交谈时,大家共同得出了一个结论:戛纳和它的创作之间有一种相互的忠诚。

对于电影人来说,建立自己在事业上的网络是非常重要的,你需要认可,也需要名声。这就是电影节的工作,他们努力帮助电影人宣传他们的作品,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资源,将他们的艺术传播到世界各地。

而戛纳在这方面是全世界最优秀的。

图片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

这么和谐民主的评审团

Ifeng电影:这不是你第一次参与评审团工作了,你曾经在莫斯科电影节和戛纳的“一种关注”单元担任评审。那么这次在戛纳的主竞赛国际评审团,体验有什么不一样吗?

杰西卡·豪斯娜:每一个评审团都是非常不一样的,气氛和工作方式取决于每一个成员。我现在所在的评审团和我以前经历过的每一个都不一样,大概是最棒的一个,每个人都非常优秀,并且互相尊重,你并不是每次都能有这样的好运气……

Ifeng电影:其他评审团并没有给你很好的体验?

杰西卡·豪斯娜:没有!其他电影节的评审团……我经历过非常混乱的情况,人们非常傲慢,完全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在戛纳,在斯派克·李带领的评审团,每个人都有机会表达,每个人都非常认真地倾听彼此的想法,真的非常理想。

图片

斯派克·李

Ifeng电影:大家很好奇,评审们的观影、评议流程是怎么样的,一个小小的团体是如何运作的?

杰西卡·豪斯娜:我们大概每看四到五部电影就会开个会,现在是每两天开一次会,到尾声的时候会每天开会。

我们会聊聊针对每部电影的看法,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为什么,大家畅所欲言。每一次的对话都非常高效、专业,并且气氛很友好和谐。

Ifeng电影:如果大家对于不同的电影看法不同,会争论起来吗?

杰西卡·豪斯娜:我们对于电影的感受非常不同!可以说是巨大的不同。但是现在还没有争论过。大概到决定谁拿什么奖项的时候气氛会激烈一些,现在还没有。

现在大家还是非常平等友好,互相尊重的。因为我们都很清楚,对于电影的观点没有对错,只有差异,这是你必须接受的现实。

Ifeng电影:记者、影评人之间就经常互相争论(笑)。那么美国导演斯派克·李作为评审团主席是什么样的风格呢?

杰西卡·豪斯娜:他是一个非常友好温和的人。我们第一次开会的时候他就强调,这是一个民主的团体,我们没有设定任何规矩,他不会独裁,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图片

戛纳最看重的就是电影的艺术性

Ifeng电影:从目前你看到的主竞赛电影判断,你觉得今年的阵容怎么样?因为我们经历了没有戛纳的一年,有太多的电影想要入选,有太多的电影错过了窗口。而戛纳也锐意革新,将许多成名导演的作品放到了“戛纳首映”单元,选择了更多年轻电影人的作品进入主竞赛。

杰西卡·豪斯娜:我觉得这就是我热爱戛纳的地方。他们总在寻找一种平衡,他们尊重和忠诚于已经成名的导演,也非常支持青年电影人。这种平衡会让每一个人受益。那些后辈会带来更新鲜、更独特的看待世界、看待电影的观点,我觉得这是戛纳最看重的电影艺术性。

当然电影的质量取决于一百个细节,但是我在戛纳看电影,或者说我觉得戛纳的选片人们最注重的,是导演名声、制片公司以外,电影本身的艺术水平。

图片

戛纳让我的工作更简单,让《小小乔》来到了中国

Ifeng电影:你就是曾经受益于这种平衡的电影人。2019年戛纳选择了《小小乔》,那是你第一次进入主竞赛单元。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图片

杰西卡·豪斯娜:作为主竞赛单元影片的导演真的非常不一样。你会收获非常多的目光,也会有很多压力。一下子会有大量片商向你涌来,想要把你的电影带到世界各地区放映,你能深切地感受到电影产业、电影资本链条的力量。

当然,我收益于这次体验良多,我一下子变得非常出名——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人们喜欢你的电影,但是起码你的电影被更多的人知道了。

这对于我拍新的电影也有很多帮助。因为在电影投资、电影发行的方面就没有那么多担心了,并且我也可以选择更心仪、可能也更贵的演员,进行一些更有趣的合作。

但是并不能帮助我写出更好的剧本(笑)!我还是得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剧本敲出来,并且拍电影的时候更得全力以赴。

但是除此以外,确实,戛纳让我的工作更容易了。比如《小小乔》获得了中国发行商的青睐,我的电影会被中国的观众看到。

图片

电影是为观众拍的

Ifeng电影:从《小小乔》来看,作为电影创作者,你的作品中有非常独特的女性主义笔触,更有一些有趣的科幻设定。那么作为评审,你的口味、你的评议标准是怎么样的呢?

图片

杰西卡·豪斯娜:这个问题也太难了!作为一个拍电影的人,我受到的训练是:为观众拍电影。写剧本、拍摄、剪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想象中的那个观看者。

我问我自己的问题一直是:对观众来说我的作品有趣吗?他们理解吗?当我看其他人的电影时,我也会尝试问这样的问题,他们想通过作品告诉观众什么呢?更深层的含义是什么?为什么这部电影必须被拍出来?他们的野望、他们的需求是什么?这些可能就是我的标准。

当然,完成度是一个非常重要考量之一:这些电影完成了这些理念的沟通吗?这些电影让观众理解了吗?就像我之前说的,每一部电影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观众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电影人和观众互动的过程也是不一样的。

图片

只有更多的女性导演,更多的女性评审

才能有更多的女性金棕榈获奖者

Ifeng电影:在女性主义之风劲吹的这几年,大部分电影节都在努力给更多的女性电影人机会,尤其是起到表率作用的国际A类电影节,比如说柏林和威尼斯,都在努力竞赛阵容中选择更多的女性导演作品。

但是今年的戛纳有些让人失望,只有四位女导演入围主竞赛。不过另一方面,在评审团中女性的比例却是稍占上风的。

杰西卡·豪斯娜:没错,今年的评审团中有五个女性,四个男性,这种感觉真的非常不一样!对于有些电影,可能评审的性别不那么重要;但是对于某些电影,视角非常女性,或者视角非常男性的话,那么评审团成员的性别就也很重要了。

而我们女性评审更多的情况,就尽可能地确保了女导演的作品被更好地接纳了、理解了。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无比愉悦的新体验!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女性评审人数占多的情况。

在大多数的评审团,作为女性我总是少数派;要是有一部非常女性视角、或者女性主义的电影,大多数时候我的意见都是被忽视的。

图片

法国导演朱莉亚?迪库诺

因为对于男性来说,他们觉得这不重要。但这也很自然,我不责怪他们,因为我对某些男性视角的电影也毫不感兴趣。

所以今年的评审体验对我来说相当愉悦,因为有更多的女性,更平和、民主的评议过程,我们彼此尊重。

除此之外,我确实认为,情况正在缓慢地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从事导演的工作,大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也确实有越来越多的女导演作品。

也许在接下来的几年,我们会看到更让人乐观的情况。

因为电影这种事不能一蹴而就,你需要一些时间来,让更多的女性电影人成长。

就像你之前提到的,我自己的电影事业是20年前在戛纳起步的。首先我们要确保有更多的女性导演,然后我们再来看主竞赛女导演的比例,然后我们才能期待未来能有更多的女性获奖者

目前我们只有简·坎皮恩一位女性金棕榈获得者。

图片

流媒体是独立电影人的盟友

Ifeng电影:最近在主竞赛单元导演的采访中,大家聊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戛纳和流媒体平台之间的鏖战。

戛纳作为影院最铁血的支持者,一直没有向Netflix这样要求优先线上首映的流媒体公司妥协。

那么作为创作者你是怎么看的呢?你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先在线上还是电影院和观众们见面?

杰西卡·豪斯娜:我觉得大家看这个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这不应该是一个情怀问题、理念问题,这更多是一个资本问题。我们怎么才能更好地支持发行商,让他们更顺利地把我们的电影送到电影院播放?

我现在观察到的趋势是,人们试图互相协商、互相妥协:首先在影院上映,然后在供给流媒体平台。

当然变化是一定会发生的,这种妥协并不是一个皆大欢喜的解决办法,流媒体和影院之间还没有达到默契和平衡。

但我想人们会继续努力的,工业的人们会在时间、周期上下功夫。我作为电影人是不反对流媒体的,我自己也在流媒体平台上看了很多电影,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很自由地在任何我希望的时间看任何我想看的电影。

尤其是对于独立电影人来说,流媒体平台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人们可以更容易地看到我的电影。

所以不我为什么不支持他们呢?在网上看电影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我们需要更好地调和各方的利益和矛盾。

Ifeng电影: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所有人都被困在家里,流媒体给大家提供了最多的娱乐。但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我们回到戛纳,在久违的电影院看电影感到这么特别,这么幸福。

杰西卡·豪斯娜:是的,我太喜欢在电影院看电影了。我感觉我太久太久没有进过电影院了,灯光暗下来,银幕亮起来,我就感到一阵幸福。

我感觉我可以在戛纳住一个月,每天就钻进电影院看电影。

希望我的电影也能尽快地回到电影院,和观众们见面。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摘要:无锡省锡中 ,无锡社保查询 ,无锡社保 ,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官网
顶一下
踩一下
TAGS标签:无锡省锡中 ,无锡社保查询 ,无锡社保 ,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官网